秩幽

七夕贺文+百日酒鱼【舞会】

七夕百日酒鱼DAY4
*两人已交往前提
1.
王者告示
各位英雄,在即将到来的七夕节,官方决定举办七夕情人舞会,欢迎官配虐狗,也欢迎单身狗们撩妹把汉,本次舞会曲目为:
XXXXXX…
……
……
……
XXXXXX
注意——请自带舞伴
自备礼服
不会舞蹈的请提前练习
天美宣告办

2.
看到以上那则告示时,李白的内心简直是崩溃的。
这倒不是他在担心舞伴什么的事情——他对于自己的异性吸引力还是很自信的,当然,他也不需要什么其他女性来做舞伴,在他眼里,自家那位恋人就已美胜山水万分。
可是,问题就在于
—恋人会答应嘛……
—礼服什么的他有嘛……
—那些舞曲一个都不会啊……
伟大的剑仙,万千情绪初开的少女们心中的偶像此时相当郁闷地搔了搔头,发觉胡思乱想也没有用,于是随性地将口中的青草一吐迈开步子就向城外竹林深处走去。
————【也罢也罢,随性直话直说,统统告诉子休好了,若是不同意,那在下不参加便是好了】

3.
令李白没有想到的是庄周想也没想便是答应了某些要求。例如:参加舞会,跳女步舞蹈啦……这一类……咳咳……强调了攻受问题的事情,当然庄周清醒后果断拒绝却又赖不过某人胡搅蛮缠【~】最终还是同意了的事情剑仙大人是绝对不会告诉任何人的。

4.
当庄周知道李白什么舞也不会的时候,换他的内心崩溃了。
“太白你真的什么舞种都不会么……”
“从客观事实上来讲……是这样没错……”
“就没有一个擅长的舞么……?”
“…………剑舞…………算吗…………”
庄周无奈地摆摆手,相当不情愿地从鲲上滑下来,上前几步把手搭在李白肩膀上。李白有些纳闷地低头,正对上庄周完全睁开的藻绿色双瞳,一时的愣神,只听得那人清清的声音。
“把手撑起来,吾来教汝便是了……”


之后是行云流水一般两人的练习。李白从未想过自己有生之年竟然能在别人的帮助下把除了剑舞以外的舞蹈顺畅的跳下来,虽然让一个女步舞者来临领自己是有点不好意思,可是他移不开眼啊……
两人交往了这么久,可是近距离的相处还是很少,最多也就是牵牵手什么的,其他什么R15R18的事情更是想都别想的了。
可是现在………………先不说两人靠得这么近,每一个转身的动作李白都可以感受到那人呼出的气息微微地呼向自己的鼻尖。迈出前进的步伐时,只要他稍一低头就可以看到细小的水珠从庄周的耳根流向下巴再顺着脖子流到锁骨再向下………
李白微微红了脸,把头向右后方转去。【咳咳咳,李白你要冷静,子休他不喜欢这样的人,嗯对,他会不喜欢的……】
“太白?”庄周有些奇怪李白为何突然地回头,特意停下了脚步朝李白背后看去。咦?除了鲲在一旁的水池中瞎蹦跶溅了满地的水好像也没什么事呢……
…………
等等?!
庄周这才想起为了教李白舞,把一切事忘在了脑后,包括……给鲲喂食…………
“阿鲲你别急呀……我这就来……”
等李白反应过来,庄周早已经跑远安抚鲲去了。
【哎呀,自己的恋人连跑起来的样子都可以让我沉醉呢……】

5.
李白现在在现世。
他准备买礼服。
为什么庄周不在呢?
因为爱情【啊呸】【划去】
好吧其实是因为稷下还有课程他逃不掉罢了QWQ
所以当李白买完他自己的一件西装,走出店门看到对门的一件青绿色晚礼服时,他“剁手”了……
买回去后理所应当的庄周生了气,可他没舍得把这件衣服给扔了。
他一个人呆在房间里怀中紧紧抱着那件衣服。
【为什么会是这种款式呢……果然不该让太白一个人去买礼服……可是……这是太白买的啊……】
在思索了一段时间后庄周把卧房的门打开,看向李白一副'对不起我知道错了可是子休求求你不要扔掉它而且他真的很配你的'表情,微笑回答:
“我不会扔掉它的。
我会穿着它,陪你参加舞会。”

6.
七夕到了。
舞会开始了。
一开始气氛很平和,吕布没有和赵云打起来,刘禅也没有像他之前纠结的一样在蔡文姬和安琪拉之间徘徊,很和平。
只有姑娘们在相互比较各自的服饰和伴侣,时不时的发出赞叹和欢笑。
这样的气氛突然被打破,因为一抹青绿色的身影……

在庄周换好衣服出来的时候李白就开始洋洋自得,他的眼光就是好,这件衣服真的和子休的风格很配。
青色的亮片肩带正巧低垂至锁骨,小小地笼着一层纱的短袖随着流动的空气在轻轻地晃动,整套衣服露背,修身。
【真的是很美啊……】
直到进了舞厅,身旁边的人开始向自己身后躲了,李白才发现庄周的脸上已经红成一片,再看看周围,姑娘们一个比一个激动。【啧】李白莫名有点不爽,就算真的是让人移不开眼也没必要这样盯着吧……这样想着他一伸手把庄周揽入怀中,把人脸按在胸口,半抱着走向座位。
【舞会那么长,还是我抱着子休比他被人一直盯着更好一点……】

7.
舞会结束后各人该散的都散了,李白也带着庄周坐着鲲游荡回了庄周住的竹屋。
安顿好鲲后李白把人抱进屋,迫不及待就把人扑倒在床。
“唔……太白……”庄周勉强睁开眼睛,今晚实在太喧闹,让他头有点昏。
还把头埋在人脖颈间的棕毛抖了抖“子休你放心,我什么都不干,我就抱一会你,好么……”语气中有些失意。
这样的语气让庄周心一颤。【自己是不是太过保守了……还是说自己这样的自卫实际上是对恋人的不信任?……】他有点心慌慌……
不过一会,庄周回抱住身上那人,嘴唇在人耳边蹭蹭:
“人生……不该及时行乐嘛……”
李白抬头正好对上庄周那双让他情迷的双眼,此时一眨一眨地,刚刚那句含蓄的邀请已经让他又一次微红了脸。
李白有些欣喜,只是不知如何表达,只好一笑附上人唇。那一刻,两人心中似乎想的都是一样的。


嘘,让我们拉灯,夜很长,爱很真。



【END】

评论(7)

热度(86)