秩幽

本名金戈木南
我真的是小天使啊啊啊啊

码个梗·有生之年我能写出来系列


这其实是一篇古风玄幻的王车但我就是想看小车和喻队的对手戏ORZ
一句话喻黄喻,私心打个喻队tag喻队我对不起你TAT
要是我说这其实是我做梦梦到的会不会被人打=)
要是我再说这其实是一部长篇而这是其中一段会不会被人打=)
最后一句,我是谁我在哪我这是在写什么OOC什么的我也很绝望啊……


大雪纷飞,冰洞之中一人穿过冰封的隧道,直至那冰洞正中的大堂。
喻文州微合的眼睛渐渐睁开,看清来人后眼眸亮了亮,嘴角勾出一个不屑的笑容:
“今个微草的人还真是给我惊喜啊。
先是王府的大公子只身前来向吾讨要那夜冰。
后是这中草堂天生寒症的小药师一人来此。
在下喻文州可是何德何能?”
来人仿佛没有听到喻文州说了什么似的,俯身行礼:“中草堂药师车前子,见过蓝雨教主。”直起身子,他直视冰堂正中那人的眼睛“敢问公子现在何处。”
喻文州笑笑,他起身走下冰台,一步一步,行动异常地迟缓。近到车前子身前捧起他的脸。“倒还真是一双好美的眼睛,怪不得王杰希要特意向吾求夜冰,敢情是为了你。只是这夜冰也是吾养命之物,就是吾感动他这份心意,少天也不一定让吾给不是?所以啊……”
他猛地贴近车前子,两人的额头靠在一起,车前子这才察觉这蓝雨教主一呼一吸的温度竟比自己的体温还要低。
这人的寒症,莫非,深入骨髓……
“所以啊,吾让他与少天比一场,他若是胜了,吾就分点夜冰给他。只不过,冰雨的刀魂前些日子刚解封。呵。可惜了他最后还是没法帮自己的心上人治病,也不知道他还能撑多久。”言罢,还露出一副惋惜的样子。
什么!车前子心下一惊。
喻文州满意地看着车前子因惊愕而睁大的双眼。打不过王杰希给他心里添添堵也是极好的。
车前子竭力控制自己的声音不要颤抖:“不知可有他法令公子平安?”
“当然有。”喻文州挥一挥手,冰墙之中飞出一副棋盘“就看你敢不敢了。”
“还请教主…多多指教”
“告诉我你的名字,”喻文州眯着眼“陪我下一副生死棋。”他的手把玩着一枚冰棋“你还可以再想想,十年的寿命作为赌约,赢了我自然也会让少天停手,但输了,可就得看他自己的造化了……”
“不必再想了。”车前子摇摇头。对他来说,公子就是他的天他的世界不过是拿他的十年寿命来赌一把,无所谓。
“车前子。”
“停。”喻文州摆了摆手“代号可不是名字。”
只是片刻的沉默“车苢”
“好好一个人偏偏有个贱名。啧。看来又是中草堂的捡到一个弃婴那。”
一棋落盘。
不过很好,在那三个混蛋登仙后,这还是第一个敢和吾下生死棋的人。
呵……^_^

评论

热度(8)